不可结缘

(东京喰种同人)口粮 3

     第3章

        “啊……终于下课了。”英无力的趴着桌子上,原本上下眼皮都开始打架的眼睛因为下课的铃声变得清明了不少,“真不知道金木你是怎么做到这么有精神的。”

        “其实只要认真听的话,会发现老师讲得很不错呢,而且内容也是相当精彩有趣哦。”

        “……”觉得有趣的人恐怕只有你吧。

        收拾完了书本,金木和一直等着自己的英走出了教室,“似乎耽搁久了呢,都没什么人了。”看着空荡的走廊,金木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有什么关系嘛,反正接下来也没课了。”英表示无所谓,顺便将手枕在脑后,“金木你今天也要去那家咖啡厅吗?”

        “嗯……嗯”金木微微低头,熟悉的热度又爬上了脸颊,“英……要一起吗?”似乎觉得这样丢下好友有些不好,金木向英提出邀请,不过在看见英脸上出现的八卦表情,金木又有些后悔了。

        “当然要!”

        微不可查的叹口气,算了,如果是英的话说不定还能给自己提些建议呢,至今没能和女神搭上话的金木想到,毕竟除了英,自己也没有其他朋友可以咨询了。

        正想着,金木抬脚和英拐入右边的走廊,这时,一声轻微的开门声响起,随即,金木便看到视线下方一道身影随着缓缓打开的门倒在地上。

        血液从腹部流出,红色的一摊在身下慢慢扩散,淡淡的腥甜气味也出现在空气中,金木撑大双眼,看着那人露出的笑容,连带着眼角那颗招摇的泪痣也跟着昭示着存在感,金木一瞬间竟有种坠入深渊的眩晕感,那张原本颜色浅淡的的双唇,此刻也因为脸上的鲜血变得嫣红无比。

        “救……救我啊”

        金木怎么也想不到,再次见到这位校园男神时会是这样一番场景。他愣怔在原地,直到英从他手里夺走那厚度几乎与板砖媲美的历史资料书,砸向那个手握凶器,作势想要再次向富江挥刀的男人时才反应过来。

        男人直到被袭击后才发现这突然出现的两个不速之客,被逼退两步,捂着被砸痛的头,原本疯狂的双眼也清醒了几分,狠狠剐了那两个不速之客两眼,心知今天恐怕没办法达到目的,不甘心的看向躺在地上的富江,扭头跑开。

        “喂!你怎么样了?!”看到男人跑掉,英也不再去追,转身蹲在富江旁边,有些惊恐的看着富江还在冒血的伤口,“金木!快叫救护车啊!”

        “啊!好,马……马上!”金木手忙脚乱的掏出手机,慌忙按出一串号码拨了出去。

        而此时,富江早已没了笑容,他躺在地上痛苦的喘息着,对于眼前的结果还算满意,那种身体被切割的感觉他可不想在短时间内体会两次,被大卸八块可比被捅一刀痛多了,他捂着伤口面色难看的闭上了眼。

(东京喰种同人)口粮 2

        第2章

        阳光投过窗户照耀在教室的地板上,为其打上一层金光,万里无云的天空只余一轮烈日悬挂其中,毫无遮蔽的日光混杂着本就潮湿的空气让人心烦意乱。而被一群莘莘学子挤满了的教室里,没办法快速流通的空气更是让人躁动不安。

        这样的环境之下,一口“xxx革命也就成为了xxx的导火线”的东洋史老师就跟一个不停念着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的和尚一样。

        【所以说,我究竟是为了什么才会想不通跑来上这种无聊到连思考问题都能让脑子一片空白的课!】明明想要拿到学分只要勾勾手指就可以了。富江一脸焦躁的如是想到。

        许是终于忍受不了教室中充斥着的烦闷的空气,在下课铃声响起时富江就在身边的男男女女围过来之前离开了教室。

        这个时间段有课的学生并不是很多,整栋楼只有三四个班的样子,在经历过一开始的人潮之后此时留在教学楼的人便更少了,富江从卫生间里走出来,闲散的走在相比起来还算阴凉的走廊上,在触碰过冷水之后,心情平静了不少。

        撒,接下来要去哪里呢?

        走到走廊的尽头,顺势右拐,这时,一只手突然伸了出来。

        “!!”

        被用力扯进拐角的房间,大力的惯性使得他一个踉跄,赶紧用手扶住旁边的桌子才堪堪稳住。

        富江的脸色变得阴沉不已,该死的!谁敢这么无礼的对他!

        “富江……真的是富江……哈……哈……”

        富江转过头,看见一个面色发黑,眼神浑浊,身材却相当强壮的男人站在自己身后,他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啧。”转过身,富江轻蔑的眼神打量着这个将门挡住的男人,“什么玩意儿,刚刚居然敢那么无礼的拉我,喂,你谁啊?!”

        “哈……富江,是我啊!哈……我爱你,我的富江……你不记得我了吗……富江,我爱你……我爱你啊富江!”男人回答地语无伦次,凹陷的双眼直直地看着富江,贪婪的眼神令人作呕。

        “爱……我?”富江嗤笑一声,脸色嘲讽,“这年头真是什么货色都有,也不拿个镜子照照自己长什么样子,什么话都敢说。如果你把我拉进这里就是为了听你这种无聊的话,就赶快给我滚开,让我出去!少在这里恶心人了。”

        他可不记得自己有见过这个男人,嘛,也可能是没有了被玩弄的价值被他抛弃了,不过不管怎么样……

        他才不要和这种丑男人共处一室。

        “不……富江,你是我的,是我的!”男人的神色变得癫狂,迈步向前凑近,伸出双手想要抓住眼前的人。

        “滚开!”富江一脸嫌恶的打开男人的手,一脚踹向男人的胯间,这个恶心的男人,竟然还想用手碰他。

        总之,先离开这里,趁着男人捂裆的空隙,抬脚绕过男人,走向紧闭的门,就在他将手搭在门把手上的时候,男人忽然起身一把板过他的身体,随后在富江惊恐的神色下一种尖锐的的疼痛感从腹部传来。

        “唔!”低头看着没入身体的刀,瞳孔猛得收缩。

        男人将刀从富江的身体中抽出来,随着刀的离去,艳红的鲜血也随之喷涌而出,几滴喷射到脸上,让本就精致的脸变得分外艳丽。

        好……痛……

        富江满脸痛苦的捂着腹部的伤口,瘫软在地上靠着身后的门,男人的脸色随着鲜血的涌出变得兴奋不已,喘着重重的粗气看着瘫坐在地上富江,缓缓举起手中的刀……

        想要……想要更多,这样富江……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把他大卸八块!

        察觉到男人的意图,富江用另一只无力的手重新伸向门把手。

        开……开什么玩笑 ,明明才复原没多久,他才不要……这么快就……更别说还是这种……恶心的男人……

        “喀哒……”

        靠着门的上半身顺着门的敞开滑倒在地上,看着眼前出现的两双运动鞋,顺势往上对上两道震惊的眼神,富江咧嘴露出诡迷的笑容,躺在血泊中,透着凋零衰败的美感。

        “救……救我啊”

(东京喰种同人)口粮 1

        第1章

        【那是个和我完全不是一个类型的人呢。】黑发的青年看着坐在教室前排和其他同学相谈甚欢的人,如此想到。

        前方被注视着的人似有所感的转过头,无意与青年的眼神相撞在一起,嘴角浅浅的勾起一抹礼貌性的微笑,连带着眼角的泪痣也拥有了魔力一般。

        青年一愣,有些无措的低下头看着书中的文字,待重新抬头时对方早已转回头和聊天的同学继续刚才的内容了,青年不禁在心头叹了口气,【果然……自己在人际交往这方面真是完全不行呢。】看着那人的侧脸,想到他刚刚的微笑,心中莫名升起了一股很奇怪的感觉。

        “啊啊~,哲学家金木又在探索人生的真谛了!”

        “英……”思维被突如其来的话语打断,名唤金木的黑发青年无奈转过头,看着一屁股坐在自己身边的友人。

        “开玩笑的啦,”英将双手枕在脑后没心没肺的笑道,“话说金木,你刚刚在发什么呆啊?”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英一脸八卦的表情凑近金木,“难道是在想你上次提到的那个咖啡店看到的小姐姐?”

        “你在说些什么啊英,我刚刚是在看川上同学啦。”一听英说起上次看到的那个女孩子,金木的脸便稍稍有些发热,为了防止好友继续脑补一些乱七八糟的情节,金木嫌弃地将好友的脸扒开澄清道。

        “川上同学……是说的上次转到我们班的那个川上富江吧。”英将脑海中姓川上的人都过滤了一遍,说出了猜测。

        “是啊,感觉有些奇怪呢,大学里面很少会有插班生吧,而且……”,又看向前面那人的位置,此时那里已经被后来加入的同学包围住了,“还真受欢迎呐。”

        “据说在学校里面有超高的人气呢,不仅有很多女孩子喜欢他,在男生当中也出乎意料的很受欢迎。之所以会转到我们班,听说是之前家里出了事,再加上后来生了很严重的病休学了很长一段时间,耽搁了课程还有好几科的学分都没拿到,干脆就降了一级到我们班来了。”

        “是这样啊……”金木听得有些新奇,毕竟作为普通的大学生,能这样跟一个校园男神待在一个班里成为同学一同听课,谈论起来心里还是会感觉很稀奇的,况且……想起刚刚的那个笑容,金木的心里不免有些心颤。

        “铃铃铃铃铃铃……”这时,上课的铃声骤然响起,金木回过神来,前面刚刚围着的人群此时已经散开各自找位置坐下了,方才被围绕着的人也终于暴露在了空气之中。

        不过英却好似没听到上课铃声一般,趁着授课老师还没踏进教室,继续滔滔不绝的八卦着。

        “所以说啊,虽然现在和我们一个班了,但是却是〔川上前辈〕而不是〔川上同学〕哦。不过我也有听说一些他不好的传闻呢。”

        “嗯?”

        “听说川上前辈的性格很糟糕呢,之前有女生向川上前辈表白,结果不仅被拒绝了,而且还被狠狠的嫌弃了一番。以前还有一位文学系的学姐有爆料说川上前辈勾引自己的男朋友,说起来那个学姐还是个系花呢。”

        “真的假的?”金木不可置信的撑大了眼睛。

        “不过后面她的男朋友有出来澄清说没有这一回事,再之后还发生一起恶意伤害事件。”

        “恶意伤害事件?”

        “说是有个男生和川上前辈在厕所里发生了争执,想要拿着身上藏着的刀杀害川上前辈,不过当时还有其他人在厕所里间,听到动静后就出来制止了,所以虽然受了点伤,但没什么大碍。那个男生……据说就是之前那个系花学姐的男朋友呢。后来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也没有人知道。”

        “这还真是……”金木现在内心只剩下感慨了,“不过英知道的消息还真是多啊,我对这些传闻一点都不知情。”

        “那当然啦,虽然刚刚那些可以说是人人都知道的了,但是如果金木你放弃成为一个哲学家而跟着大哥我混的话,知道的有趣的八卦消息还会有更多哦~怎么样,心动了吗?”说完,英便伸手一把捞住金木的脖子,一副哥俩好的姿态。

        金木满脸受不了的表情,刚想挣脱,便见老师出现在了教室门口,英见状也知趣地松开胳膊,端正做好。

        “但是还真是神奇呢,从来没看见过这样的人……”老实下来的英将目光投向前面坐在椅子上看着课本的人,轻声说到。

        “是呀。”金木也顺着英的目光看向坐在前方的那人。

        这样的……这样好看的人。

        帅气精致的容貌,修长匀称的身材,白皙的皮肤,上挑的眼尾,黑宝石般的美丽色泽的碎发,还有……左眼角下那无声招摇的泪痣。

(东京喰种)口粮

金木男神攻X男版富江受

        撸文富江漫画后突如其来的脑洞,感觉莫名带感,于是圆润地滚过来开个坑嘿嘿嘿😁

        关于富江的无限增殖体质,会稍微有所改动,不会像原著辣么夸张,不然就没办法好好处对象了
       身体的复原功能不变,但只有心脏才能生长成一个完整的个体,其他在离开本体后只会是普通的肉块
       会尽力将富江的性格结合男孩子的思维方式还原出来,尽量不ooc

【秦时明月+天行九歌】仙阁 01-2

本来想12点前发的,结果还是没赶上……

  01-2
       
         伶撩衣坐下,重新举起未喝完的酒,看着对面的韩非入座,轻抿一口。又让小丫头另取一个杯子来,给韩非盛满。
  “初识朋友,本应以礼相待,却在这没劳子人烟儿的地方,只得拿出这店家自酿的酒来招待,看韩公子必是个爱酒之人,实在失礼。”又抿一口,面露愧色。
  “诶,这酒虽不是美酒,但胜在酒烈,也算是佳酿。可真要说起来,我这交了个朋友,不仅没以礼相待,反倒还让朋友垫付了酒钱,岂不更为失礼!”韩非饮下杯中酒,调侃道。
  伶莞尔,不再在这事上纠结,只是眼看着韩非,伸出腥红的舌轻舔唇上残留的酒液,“前面再行几里便是韩国都城新郑,韩公子可是要去那里?”
  “正是。”放下空杯,见伶的小丫头上前倒酒,便将酒杯递了过去,只看着她将酒杯盛满。
  伶看着韩非,隐晦的瘪了瘪嘴,不说话了。
  一时间,四周便静了,只听见风偶尔拂过树枝发出的微微声响和小丫头倒酒的收尾声,许是查觉到这微妙的气氛,韩非伸手拿回酒杯,将其打破:“伶兄弟莫非也是要去那里?若是,那我们便可结伴同行了。”
  伶闻言,将未拿折扇的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打开扇子轻轻扇着,“是,也不是”,微磕着眼,显得惬意十足,“我是要去韩国新郑,不过嘛”,抬眼又重新看向韩非,“却是不会与你同行的。”
  ………………
  
        看着前面款款前行的绰约背影,韩非轻笑出声,忽而低头看着杯中涟漪,眼底一片模糊,不知在想些什么……
  “没想到出来遛弯儿还能结识个男人,不过怎么感觉有点呆呆的,真是无趣。”伶有些懊恼的皱起眉头,不复在韩非前的柔和热切,此刻他脸上虽没什么特别情绪,却隐隐有些诡迷之色,平添起一股糜丽蛊惑之感,犹如一只沉睡的普通黑猫,它悠悠转醒,慵懒的舒展着自己的身躯,尽显它迷人的身线、顺滑的皮毛,它迈着优雅的猫步,长尾一下一下地晃动着,仿佛骚在旁观者的心窝之中。
  “小灯倒是觉得,这位韩公子不仅长得俊俏,其举止行进恐非寻常人家,若能亲近必是合主子胃口的。”见自家主子脸色不对,一旁的小丫头悄悄扭头,看了后面坐着低头看酒杯的韩非一眼,如此说到。随后又抬眼见伶闻言勾唇轻笑,脸色不复方才,便补充说到,“出来有一会儿了,主子,该是要回去了。”
  伶应了一声,转身便带着小灯走入身旁一颗大树之后,“既然这个韩公子也是去新郑,那就希望我们还能再见面吧”。
  眨眼,便没了踪影。
  再抬眼时,身旁依旧是颗大树,不过周围已是另一番景色,从树后面走出,便见二十几个穿盔带甲的军人簇拥着一架精致奢华的步辇,其中领头的军士不时将目光投向伶现身的方向,似是有些不耐。
  见伶出现,领头人走了过去:“公子,若是歇息够了便请上撵,莫要让将军久等了。”
  “倒是我懈怠了”,伶转头看向刘统领,眼底波光流转,慢步走向步辇,“本想多歇一下,随行的将士兄弟们也能多休息一会儿,不想却耽搁了大家的时辰。刘大人放心,若是将军怪罪起来,直算我的就是了。”
  说罢,便扶着下人上了步辇。
  刘统领被他略带嗔怪的眼神扫了一眼,不禁有些心痒难耐,却又因是要呈给将军的人,不敢有丝毫冒犯之举:“公子言重了,在下方才一时口快,不曾想竟惹得公子错怪,还望公子莫要放在心上。”
  伶任自己瘫软侧躺在软榻上,隔着层层细纱看着下面的刘统领,笑得轻蔑,嘴上却语气不变得说到:“多说无益,还是快上路吧,莫要让将军久等了。”
  “……是。”

ooc就ooc吧
已经是条废咸鱼了
说了不坑就不坑,多久都会更
就这样
迟到的万圣节贺礼【箭头指上】
👻💀👿💩✌

【秦时明月+天行九歌】仙阁 01-1

       原创主角的同人太少了,无奈之下割肉产粮,耽美向,原创受,cp不明,主角妖娆贱货,嫖文,写文最重要的是开心嘛,不喜慎入,第一次写文,文笔不确定,暂时就想到这么多,想到其他的了再添加(●—●),就这样,以下正文

 chapter1 (上)

         “两大壶!一壶给我,一壶给它!”说罢,便指着身旁的白马。
  伶举杯的手的顿了顿,瞥了眼旁桌,只见那位原本出口豪迈的年轻公子此刻正因钱袋的遗落与店家打着马虎,几句过后便拿出了一条镶着蓝钻石的项链。
  不禁轻笑出声。
  “倒是个俊俏的公子,却是个败家的。”不过他一向对长得好看的人比较宽容并且充满耐心,漂亮的东西总会有些特权嘛。
  起身,捏着手中的折扇几步便走到那公子跟前,用扇子挡住了店家欲拿项链的手。
  “不过两堂子酒,公子拿这项链换实在贵重了些,”示意身边跟着的小丫头,拿出了些闲钱,“这荒郊野外的,能在这小店与公子相遇倒是缘分,不如我就替公子付了这酒钱,就当交个朋友。”便将钱递向了店家,店家有些埋怨没拿到那看起来便价值连城的项链,看了伶一眼,却被他脸上的浅笑给勾了魂儿似的,浑浑噩噩的接过了酒钱。
  “既然如此,那就多谢啦!”韩非神色惊喜的道着谢,心里却对眼前的人暗自称奇,继续道,“没想到在这郊外不仅能白得两壶酒,还能交到个朋友,我的运气果然不错!”不管此人为何,自家妹妹的项链算是保住了,心下一松,伸手打开一壶酒便迫不及待的举起来狠灌了两口。
  “好酒,果然是好酒!”放下酒,抬眼便见伶正笑望着自己,有些不好意思的讪笑了两声。
  “看我,一见酒便什么都忘了,在下韩非,不知道朋友该怎么称呼?”
  “在下无名无姓,唤我伶便是。”打开折扇摇了摇,“相见便是缘,韩公子若不着急赶路,不介意来坐着喝两杯吧。”说罢,也不等韩非回答便转身向着自己的桌位走去。
  韩非倒是不介意的跟着走过去,暗自打量着这个声称与他做友的年轻男子,他一身素色的真丝长袍,下衣微透,行走之间隐隐看见双腿轮廓,面目清丽不输女子,眉间英气又不至于被认作女子,微微上挑的眼角妩媚勾人又有些锐利,瞳孔比常人的颜色要浅些,看起来如琉璃般漂亮,淡色的唇微勾,甚是赏心悦目,这是一张比女人漂亮却可以让女人们对他又爱又恨的脸。稍大胆的穿着,过度清丽妩媚的容貌,和他柔和的气场很是不匹配,偏偏又凑在一起,无丝毫维和之感,加上他清亮的音色,倒是让人难以生厌。
  倒有些魅世之色,又有些风尘之味。

第一次发文有点小紧张……Σ(|||▽||| )
大家要是喜欢请点小心心,给我点更文的动力😂
然后求建议

就这样
(//∇//)